原神钟离角色故事及解锁条件攻略

角色详细

在璃月的传统中,「请仙」与「送仙」是同样重要的事。

最擅长「送别」一道的,莫过于胡家传承七十七代的「往生堂」。但「往生堂」的堂主胡桃本人,主要还是专注于送别凡人的技艺。

原神钟离立绘

送别仙人的诸般仪式,则交由一位「道上的朋友」—钟离打理。 仙人与璃月一同度过漫长岁月,三千多年来升天者寥寥无几,这就意味着一切相关传统都只能以纸面形式存在——时间跨度实在太长了,这可不是那种你小时候咬着糖葫芦参加过一回,老了还能.躺在竹椅上再次亲眼目睹的事件。 但即便是眼光最为挑剔、沉迷旧纸堆的老学究,也无法对[往生堂]操办的送仙典仪挑出任何毛病。 不仅仪式中人的服饰合规,仪式举行的吉时、地点、用具,乃至当天天气、仪式时长、允许观礼人数、观礼者身份职业年龄…哪怕将以上所有全都纳入计量范畴,也无一不合礼节。 若人们以「通古晓今」来形容钟离,他只会无奈地一笑,叹道: 「我只是…记性很好。」

角色故事1(解锁条件:好感2级)

在璃月,如果一个人对细节特别在意,对某些事物心中始终有不可逾越的评判基准,那就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:「讲究」。

其实每个人都多少有些讲究。例如不能吃辣, 不能吃鱼, 豆腐必须要甜口...

钟离却事事都很讲究。

他的生活,就是那种听戏要点最红的名伶,遛鸟要买最名贵的画眉、品尝正宗「明月蛋」要跑去后厨亲自指导厨师调配蛋液中虾仁与鱼肉比例的生活。

钟离精通衣冠日用、珠玉瓷器、酒食点心、茶叶香料、花卉虫鸟,也完全可以接上贸易、政治与七国关系的话题。

不过平日里,他只会对你说些无用的知识,因为他非常乐意把这些趣事分享给你。

角色故事2(解锁条件:好感3级)

买东西是要砍价的。

这是璃月人的共识,无论老板把手里的商品吹得如何天花乱坠,是上引经典还是下据史料,价总是不能不砍的,一般以见面砍一半为宜。

但钟离付账(或者说喊人付账)时,从来不看价格。只要是他看上眼的东西,老板喊多少,他就付多少,偶尔还会报出更高价格,一口拿下。

然而不知为何,钟离总是忘记带钱。

小钱有朋友帮他垫付,大钱则会想办法找借口报销。

在口中奉承,心中暗爽的商人们看来,钟离似乎有一种奇怪的特质:他分明懂得金钱的价值与金融的意义,也很明白人间疾苦,却似乎不能理解「穷」也是一种可能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境况。

换句话说,他只是根本不能想象一个没有钱的自己。

真是绝了,这种人怎么还没饿死。

角色故事3(解锁条件:好感4级)

钟离是饿不死的。

财富的盈亏并不是钟离需要操心的事。七国与世界才是他费心费力的领域。

至于财富…他就是财富本身。

统御璃月的「岩王帝君」,七神中的岩之神,摩拉克斯。通行提瓦特大陆的货币「摩拉」,其源流,正是他的神名。

当深夜到来,喧嚣的璃月港陷入沉睡,他偶尔会登上岩山之巅,俯瞰这座由他亲手缔造的城市。

在璃月人心中,「岩王帝君」神职众多。以神力为璃月港制订律法时,他是「契约之神」。

他亲手铸造了最初的一枚「摩拉」,令璃月港以商业立本,商人们尊崇他为「商业之神」。

他经历了漫长岁月,是七神中最古老的长者,历史学家们称他「历史之神」。

数千年前,璃月港的先民们垦荒时,常以石头摩擦生火,再用岩石垒起炉灶。这些来自于「岩」的恩赐,也让岩之神在人们口中成为了「炉火之神」。

外国人倾向于叫他「摩拉克斯」,璃月人则更喜欢「岩王爷」这一俗称。

而在戏曲爱好者和孩子们心里,摩拉克斯诸多神职中,还数戏台上横扫魔神千军、开创并守卫璃月的「武神」最为有趣。

「岩王爷」迷路时发掘的美味小吃、「岩王爷」亲笔题字的牌匾、「岩王爷」倾情出演过一次龙套的著名戏曲…璃月的诸多风土人情,细究起来,全都在某一时期受到过神明本人的直接关怀。璃月人对这种与神同行的历史,也十分引以为荣。

角色故事4(解锁条件:好感5级)

身为璃月港的缔造者,摩拉克斯在这座商业之城里最为看重的就是「契约」。

从最简单的「以钱易物」、商人之间签订的合同,到建城时摩拉克斯亲立的古老律法,「契约」无处不在。

「契约」之于商人,也是最为重要的准则:交货日期、交货款目、交货地点…

唯有保持良好严格的秩序,才能让商业活动具有旺盛的活力,而商业,恰好是璃月港的立城之本。

所以,不仅仅是遵守摩拉克斯的神谕,更是为了让璃月港时刻保持活力,「璃月七星」对所有违反律法的人绝不姑息。

数千年来,历代「璃月七星」均投身于古老律法的释义工作,以各类微妙的「补充条款」填充着律法内已知的漏洞。那些尚未发现的,则被商家们默认为「法不禁而可为」,以此大捞一笔摩拉,直到被「璃月七星」发现,将新出现的法律漏洞迅速补上。

在这追来补去的拉锯战中,专门用来统计解读璃月港律法「补充条款」的律法释义书籍,已经达到了庞大的两百七十九页之巨。

而负责修订这本书的当代「天权」——凝光,更是被人们悄悄地戏称为「璃月的裁缝师」,以形容她为璃月港律法打补丁的速度之快,眼光之准…

但无论凡人律法如何繁复难解,在「岩王帝君」本人心中,只有一条律法地位高于一切:

「契约既成,食言者当受食岩之罚。」

角色故事5(解锁条件:好感6级)

作为七神中最古老的一位,「岩王帝君」已经度过了太长的时光。

「岩王帝君」还记得,在魔神战争的战火刚刚熄灭时,最后七位魔神各自登上「神」之座,自此终结了「魔神战争」时代。他们虽然性格迥异又相隔万里,却都肩负着「引导人类」的神圣职责。

时代变迁,七神多有更替。时至今日,最初的七神之中,唯留下两位:「岩王帝君」,与那位自由而快活的风神。

七神中第二古老的,是那位自由而快活的风神,巴巴托斯。

两千年前巴巴托斯初临璃月,「岩王帝君」的第一反应是:这位同僚在履行职责时遇到了困难,需要自己的帮助。

所以还没等巴巴托斯从风中落下,岩之神已经做好准备迎接这位邻国神明,只等他开口,自己就将倾尽所能。

然而,风之神却将一瓶酒递到了他面前。

「这是蒙德城的酒,你要尝尝吗?」

——为了送一瓶酒而弃职责于不顾,实在荒唐。

即使如此,那位风神依然不断前来造访,到璃月港四处游玩,还总向岩之神问出各种奇怪问题。这位风神的好奇心,就和他手中的酒一样无穷无尽。

自那时起,那个时代的七神往往会在璃月相聚。

到现在,「岩王帝君」仍能回忆起那些酒的味道。

此后,世界不断变迁,他曾熟悉的一切都在逐渐消逝。

七神之位更迭再更迭,酒会上的七人已逝五人。

最初七神「引导人类」的古老职责,终于也开始被一些新任神明视为无物了。

亲历三千多年风霜,最坚固的岩石也能被磨损。

而且,风也没有再来到他身旁。

某个微雨的清晨,古老的帝君漫步于璃月港,听见一个商人对属下如此夸奖道:

「你很好地完成了你的职责。现在,去休息吧。」

……

「岩王帝君」在熙攘的人群中驻足良久。

「我的职责…又是否已经完成?」

神灵如此自问。

钟离的冒险笔记(解锁条件:好感4级)

「水产品」

魔神战争期间,提瓦特大陆上每一处都燃烧着战火。战争不仅发生在魔神之间,还有无数邪物企图趁乱扩展领地。其中有一种怪物,让尚未成为七神的「岩之魔神」感到十分烦躁。

这些怪物从深海中来,有着绵软的外皮与鳞片,腕足灵巧,被切断肢体也能活下来,还会吐出黏糊糊湿漉漉的液体...以上特性已经足够恶心,却还不是重点。

重点是:它们很「小」,而且似乎无处不在。

桌椅板凳、门缝窗扉、窗帘衣褶,甚至是茶杯、书本和笔筒。

只要人们伸出手,就有可能摸到一手冰冷、黏糊、湿漉漉的东西。这些怪物会窸窣爬上手背,在所经之处留下一道晶亮的痕迹...

受璃月先民祈求,摩拉克斯答应他们消灭这种怪物。但对于寄生在人类社会的怪物,摩拉克斯绝不可能像在战场上那样,投出无数石枪,连大地一起轰碎...不过,摩拉克斯毕竟是后世的「契约之神」。他答应的祈求,无论如何都会办到。

责任感驱使他操纵可大可小的岩牢,将这些怪物从无数房屋里依次揪出...

漫长剿灭战结束时,摩拉克斯初次理解到「如释重负」一词的含义。

麻烦到极点的剿杀与水生怪物带有恶心气味的黏液,都让他印象极深。

以凡人形象出现的化身钟离,哪怕生活在港口城市,也对所有活着的、蠕动的水产敬而远之。

但切得看不出食材原型的海鲜豆腐还是可以吃的。

神之心(解锁条件:好感6级)

璃月港这场由钟离自导自演的「送仙」典仪筹备完毕后,「愚人众」执行官「女士」出现在他面前。

按照事先签订的「契约」,她前来取走岩神摩拉克斯的「神之心」。

当着旅行者与两位「愚人众」执行官的面坦率说出了自己与「冰之神」达成交易一事。

依他本人所说,这是在最后的时刻,所订立的「终结一切契约的契约」。

可无论怎么看,岩之神在这场交易中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多,连守护璃月港的神力都将失去…

就算是人与人之间,交易的铁则也是「等价交换」。

现在,岩之神已将自己的「神之心」作为代价送出。

冰之神究竟是押上何种筹码,才使交易的天平达到了平衡呢?

以上是 原神钟离角色故事及解锁条件攻略 的全部内容,来自【AA游】,转载请标明出处!

回到顶部